专家称高尔夫球场可不占用耕地 对环境影响较小

  • 时间:
  • 浏览:9

  围攻高尔夫

  高尔夫在中国正经历着一场几乎是一面倒的讨伐,占地、耗水、环境污染等都是“罪证”。《小康》调查显示,65.7%的受访者认为高尔夫球场对环境破坏严重,62.6%的公众认为高尔夫球运动是一项环境不可持续的休闲方式,应严格限制。事实究竟怎样?本刊记者访问多位业内专家,以期对这些问题给出冷静的答案

  文|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 于靖园

  9月2日,下午3点,李源来到一家高尔夫球俱乐部,这里位于北京市中轴线北端,与鸟巢近在咫尺。刚一到球场,他就深深呼吸,这里空气清新,安静怡人。湖畔水景风格的球场,与碧草白沙的地理环境融为一体。

  仅仅看到这些,就已经让人心生向往。

  尽管李源家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但是一个星期至少有五天,再忙他都会坚持来这里“泡一泡”,“即便不打球,只是在草地上散散步,也非常舒服。”

  打球代替吃饭

  从事金融行业的李源今年51岁,他不仅是这家俱乐部的资深会员,也是中国高尔夫行业的“老玩家”。早在1997年,当时在深圳工作的李源就开始正式接触这项运动。

  那时,在深圳,世界闻名的高尔夫俱乐部观澜湖已经建成了,而这座城市也被冠上中国“高尔夫的故乡”之名,在高尔夫设施的发展上,比较完善。由于毗邻香港,在周末,许多港人都会相约来深圳打球。

  把李源拉向高尔夫球场的,也是他的几个来自香港的客户。“阳光,空气,运动!”李源用三个词形容他迷上了高尔夫的理由。而更重要的是,他发现高尔夫是一项兼具休闲与商务的运动,高尔夫球场也是与客户建立良好关系的绝佳场所。

  “与陌生人谈判的时候,需要了解双方的各个方面,专业知识、这个人的特点、公司的特点等等,打一场球四个半小时,这个过程全部压缩在里面。”李源说,拥有大片绿色的草地,呼吸新鲜的空气,人的心情也会变好,这个时候,最适合沟通。很多需要几天谈下来的事情,可能在那几小时内就谈完了。

  而且,“球品看人品”,在高尔夫球场上更能从细枝末节中了解一个人的为人,进而决定是否在商务中有合作的可能。

  在一场球里,如果前方遇到障碍物,有的人或许因为性格直爽一些,就会勇往直前;有的人性格温吞一些,就会采取稳妥、安全一些的处理方式。从这些不同的处理方式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倾向。除此之外,李源更看重的是球友的文明礼貌:“比如穿衣戴帽、举止言谈、对同伴的态度、对球场工作人员、球童的态度等等。”在李源看来,打一场球后,基本上对方的人品,都了解得差不多了。

  在接触了高尔夫之后,李源和朋友越来越喜欢通过高尔夫谈事情,而不是参加传统的、大多要拼酒的饭局。

  确实,用打球替代吃饭,成为了中国更多商务人士的选择。而且,在行内也流传着一句话:全世界每年都有近十万亿美元的交易发生在高尔夫球场上。

  现在,13年后,高尔夫已经成为了李源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其中,他可以清晰感到13年间的变化,中国高尔夫球发展的速度。

  《朝向白皮书——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指出,2010年国内球场共产生992万打球轮次,相较去年的872万轮次上升了13.8%。高尔夫核心人口数增至33.3万。而近两年随着一些运动员打出成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项运动,更多的青少年也开始投入到这项运动中来。

  “现在许多家长带着孩子一起来练习高尔夫,学习本领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享受这项运动。”北京SGA高尔夫培训中心的教练大卫说。大卫来自高尔夫的发源地苏格兰,在那里,高尔夫一直是一项非常大众的运动,各个年龄、各个阶层的人都可以去。

  在他看来,尽管中国有部分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职业高尔夫球手,但是更多的人还是把它当作一种锻炼、休闲方式。“中国的高尔夫行业发展迅速,有的人从小就开始学,有的人退休后才开始学习,每个年龄层的人都可以从中得到健康、快乐。”

  这种向大众化的转变不仅体现在年龄上,还有价格上。早在2002年11月,一向打上“贵族”标签的高尔夫,在深圳市龙岗建成开放了标准18洞的公众高尔夫球场。平时打一场球,平均消费在300元左右,相当于一般高尔夫球场的30%。

  “从行业本身发展的角度来说,中国高尔夫这些年的发展应该是很不错的。”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院长张晓春总结道。而这个“不错”体现在这几方面:从球场的数量来说,达到了600多家;从高尔夫产业本身来说,球场拉动了经济的发展。据《朝向白皮书》的最新调查与统计,截至2010年年底,中国高尔夫球会中工作人员约有14万人,平均每个球会从业人员为280人/18洞;还有高尔夫相关产业的发展,在国际上占有很大的份额。据国际高尔夫球协会统计,中国在2004年就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高尔夫球用具生产国。

  堵,是行不通的

  “以后,中国的高尔夫或许会发展得更快更好吧。”李源满心期待,但是话语间,却有些犹豫。

  李源从会所的透明玻璃窗望出去,球场边传来一声声“好球!”这个会所一向都是李源最喜欢的球场,这里无论地理、环境、质量还是服务都是一流的。可是,最近李源却敏感地意识到这里被笼罩上了沉重的气氛。

  而这股沉重,似乎也笼罩在中国整个高尔夫行业上。

  2011年5月,央视在《焦点访谈》栏目以“目无禁令的高尔夫球场”为题,曝光了云南石林县新建的高尔夫球场用地问题。

  这无疑是个导火索,使人们的视线再次聚焦在高尔夫土地占用问题上——其实早在7年前,国家就对高尔夫下发了禁令。

  2004年10月下发的《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中明确要求,国土资源部门要根据国家产业政策,对淘汰类、限制类项目分别实行禁止和限制用地,继续停止高档别墅类房地产、高尔夫球场等用地审批。

  当时,全国有170家高尔夫球场。等到2011年,当国家发改委、监察部、国土部、环保部等11部委掀起的“整治高尔夫球场风暴”席卷全国时,这一数字变成了600多家。

  “这说明堵的措施根本行不通,国家应将其视为一个产业加以疏导。”张晓春说。之所以禁令止不住,他认为主要有几个方面,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社会需求很大。

  张晓春发现,在东南沿海地区,打球的人越来越多,对球场的需求量也必然增大。另一方面,各地政府也喜欢把高尔夫球场当做一个很好的构建城市环境、招商引资的条件。“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的高尔夫往往是跟房地产紧密结合在一起,房地产通过这样一种优化环境达到增值。”

  而球场的需求量,最先体现的则是对土地占用的需求。2004年,正是因为触碰了占用大量土地、引发农民纠纷这条红线,高尔夫球场才在蓬勃发展的初期遭遇到了禁令。

  “事实上现在大部分球场都不会占用耕地。”张晓春说。行内人都很清楚,真正的高尔夫球场并不需要平坦的耕地,高尔夫球场的乐趣在于地形的起伏变化,离开了起伏的丘陵地貌,球场的质量必将大打折扣。“现在一面倒地说高尔夫球场占用多少土地,实际上缺乏一些精准、科学的数据。”

  张晓春认为,外界在占地方面对高尔夫确实存在误解。“我们在给别人做咨询的时候,从来都是首先强调国家的耕地政策是一个不能碰的底线。”

  禁地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横亘在眼前的,是引起更为广泛关注的、受到舆论诟病的高尔夫生态问题。

  对高球破坏生态要科学分析

  2011年8月初,央视《经济半小时》持续聚焦高尔夫球场耗水现象。报道指出,许多看似美轮美奂的高尔夫球场,竟都是直接用城市饮用水水库的水来浇灌草坪,又把混杂着农药、杀虫剂的污水回赠给了水库。

  从那时起,舆论似乎一面倒地开始批评高尔夫。

  有报道指出,在西部修建一座36洞的球场,每年耗水量会高达500万吨,更有人推算,北京的高尔夫球场一年会抽取高达4000万吨的地下水。网友评论,这种行为跟吸血无异。那么,这些情况到底是否属实呢?

  “就拿央视二套报道的数据来说,那个数据其实是一个简单化的计算。”张晓春说,它只是算球场有多少个喷头,每天喷头喷多少水再乘以365天,得出来的数字肯定惊人。“但实际上,在管理当中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我们不能否认它是一个用水量非常大的地方,”张晓春说,“但是,在行内,其实大家都非常清楚,水的循环使用是高尔夫球场管理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步骤,因为如果完全是用买水这种方式进行浇灌,任何一个球场都没法维系它的基本生存。”

  中国高尔夫行业年度报告《朝向白皮书》统计了国内51家球场2010年全年的灌溉用水量,测算出我国一个18洞标准高尔夫球场设施的年均灌溉用水大约为27.6万吨。白皮书也提到,“由于地理、环境、气候等因素的差异,不同地区的灌溉量也有所不同,且差异较大。用水量最多的球场样本,18洞一年灌溉水超过60万吨,同时也有不足15万吨的样本。”

  “一亩草坪需要多少水,这跟天气的变化有关,比如下雨的时候就不用灌溉,降雨量在15毫米的时候就不用灌溉,15毫米以下就需要灌溉。”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对草坪深有研究的马宗仁教授说道。

  而且,在马宗仁看来,设计也是一个重要要素,如果设计得好,高尔夫球场可以自己解决自己的用水问题。“用大气降水可以把水储存起来,设计的时候,需要把全年的用水量计算出来,然后在此基础上,乘上30%的保有量、缓冲量,然后再把池塘挖出来,这样,高尔夫球场就有了一个内循环系统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球场当中有很多的湖、荷塘,一个是作为球场障碍,另一个是利用天然降水,存水,循环使用。”张晓春解释。从他所了解的情况来看,对于水资源这一块,更多的球场是在利用循环水,利用中水,进行处理之后,循环使用。

  至于涉及到生态的另一个方面,目前众多报道中提到的中国高尔夫球场滥用农药、杀虫剂,污染土壤及地下水的问题,张晓春告诉记者,超过标准就是污染,这是他们对污染的界定,但是现在他们并不知道实际情况究竟怎样。“一方面是因为没有确凿的数据来说明,另一方面是国家并没有下达确定的污染标准。”

  “由于没有一个标准,很多时候只有参考类似的标准,比如农作物。”马宗仁说,长时间以来,高尔夫球场的肥料和农药都是与农田共通的,而实际上,农作物所需要的农药量要比草坪高得多。

  对此,作为东方高尔夫集团的CEO兼总裁,潘仲光曾在博文中指出,美国调查过91个球场,他们发现球场使用药量平均是77公斤,其中64%是杀菌剂、2%是杀虫剂、34%是除草剂。而另外有一个统计是在一个城市里面,关于私人庭院、果菜、花苗等行业和个人的农药使用量。调查结果发现,换算成球场大小每1000亩的庭院、果菜、花苗等行业和个人的使用量每年是300公斤,也就是高尔夫球场用量的2到20倍。

  “在新加坡,由于所有的球场都建造在饮用水水库旁边,所以农药的种类和使用量都有严格的规定。如果中国也能做相同的规定的话,则球场农药的使用量就只有庭院、果菜、花苗的二十分之一而已。”潘仲光说。

  前途未卜的高球命运

  “我的看法是这样,只要用国家所规定的农药,这些农药是高效低毒的,在球场设计上,如果设计成环保型的球场,大部分问题都会避免。”从事多年高尔夫研究并兼任中国高尔夫场地委员会常务理事的马宗仁说。他表示,如果规范自身,高尔夫球场不仅不破坏环境,甚至还可以给环境带来积极的作用。

  “高尔夫球场的用地主要以荒坡地、废弃地、垃圾场为主,把它们改建成环境优美的绿地,难道这不是好事吗?”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院长张晓春反问。李源打球的高尔夫球场就是在垃圾填埋场的基础上建设起来的,熟知当时情况的内部人士说,那绝不是一项便宜的工程,地上铺了一层覆膜,采用了先进的技术,用了两年的时间,把臭气熏天的垃圾场改造成了空气清新的绿地。

  现在,在11部委的整顿还没有出来一个最终的结果前,高尔夫行业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焦虑地等待。但在张晓春看来,这一次的整顿,未必就是坏事。

  “一个是确实需要摸清家底,在高尔夫的发展当中,球场和相关产业,到底处于一个什么状态;第二,与其让别人不得不去走一些比较曲折的路,倒不如由国家订立标准、规范,然后根据这些标准、规范去进行严格地审批,这对于高尔夫的健康发展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但是,张晓春在心底也有一个顾虑,担心这次整顿的结果还是像以往那样一刀切。有人跟他开玩笑说,这次要把国内三分之一的球场停掉。“我说且不算别的方面,几百号人的就业怎么解决?而且,投资商的投入怎么算,已卖出的会籍权益怎么保证?”张晓春说,这很难简单化地去解决。

  李源绕着高尔夫球场,放缓步子,感受着照射的阳光、柔和的微风,有偶尔碰到的球友向他招招手,叫一声“老李”。

  他望向不远处,一只鹤停留在湖泊边,然后飞向天空。

  很多时候,李源和其他来会所打球的球友都已经忘记,这里在几年前曾是个垃圾场,只有在会所中央,挂着的那些对比的照片,凸显着高尔夫所带来的那些改变。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