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的球員流動時代正向我們滾滾而來

  • 时间:
  • 浏览:17

  

  我們不再刨根問底。只想知道,到底幾時發生。

  對於為什麼超級巨星能決定何時離開球隊的原因,在這個球員權力不斷膨脹的時代里已經無關緊要了。現在,有潛力能左右球隊未來的天才球員拒絕將自己和球隊捆綁在一起,「在球隊拋棄球員之前球員已經拋棄球隊了」,確保對於任何一個能帶給他們即時快樂的刺激因素都做出反應。試圖揭開這些決定的動機只會滋長對於肥皂劇和爭議的渴望,沒有絲毫其它的作用。

  批評並沒有那麼重要。應該代入到比賽中來看。

  目前我們已經發展到,球員的離隊通道理應成為預期的一部分——尤其是對於已經有過離隊經歷的球員——無須多餘解釋。對於那些對主隊無法留下最受喜愛的球員感到憤怒或迷惑的粉絲們來說,他們就必須理解,分手是不可避免的結果。而那些試圖做長期計劃的球隊,他們則必須對三心二意的球隊基石的一時腦熱做好準備迅速應變。

  所以,趁你還有此權力的時候享受他們的存在吧,接受他們不得不做出的決定,當一切塵埃落定時也應該對事不對人地看待。這一切從沒有和球迷有什麼關係。現在掛您的已經不是如何讓球星邁進家門;他們已經站在這了,等待著合適的時機離開。

  冠軍——或至少是存在的奪冠競爭力——過去通常是吸引精英天才球員的一大誘餌,但科懷-倫納德剛剛成為第一個離開球隊的總冠軍賽MVP,就在那場除了退休什麼都慶祝了的慶典之後。多倫多暴龍隊在倫納德的問題上沒有走錯一步——從球員負荷管理到極具侵略性地招兵買馬,補強陣容確保能奪得冠軍——卻因位置不在南加州而處在下風。

  洛杉磯快艇隊拿下了自由市場最具吸引力的一條大魚,他一人就有能力左右聯盟下賽季的勢力平衡。倫納德回到了舒適的家鄉,也免於同城另一支球隊那萬眾矚目的氛圍。但是,即便是在這樣一支經營良好,老闆能維持穩定又資本雄厚,制服組有著高瞻遠矚的眼光,教練有過奪冠經驗的球隊,都只能獲得他未來2年的承諾。

  和其他處於巔峰期的全明星球員聯手仍然誘惑力十足,但這樣的表面兄弟情比以往更加脆弱,因為球員們一開始就在準備改換門庭。保羅-喬治和羅素-威斯布魯克一起吞雲吐霧時看起來就是牢不可分的兄弟,去年Nas還在一場盛大派對上進行了rap表演慶祝喬治留守奧克拉荷馬的決定。這個夏天,喬治就向我們展示了一名身負多年合約的球員如何仍能永葆自由球員的姿態。他在申請交易去和倫納德聯手后叫囂著「回家」。

  凱文-杜蘭特為金州勇士隊效力3年後離隊。這3年顯得格外漫長,他們3進總冠軍賽,兩度奪冠。已經有無數文章和訪談試圖解釋為何這次光輝燦爛又時常如履薄冰的聯手會這樣謝幕。他和德雷蒙德-格林有爭吵,不滿於在斯蒂芬-柯瑞那縱橫整個灣區的陰影下打球,也對史蒂夫-柯爾也有些反感,另外球隊認為他只是小腿緊張,從醫學角度可以上場,結果讓他跟腱斷裂錯過整個下賽季,還有即便贏球奪冠也沒能得到成就感。但杜蘭特不是因為這些所謂的、聽起來很合理的因素離開的。他等著做出這個決定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

  勇士隊和杜蘭特的合作註定無法長久。球員們想長留下來可不會每年夏天都簽1+1的合約;這樣的合約是球員離隊的籌碼,使得他們在當下情形缺乏吸引力,或對他們不再有利的任何時間能夠離開。當一個更理想的下家出現之時,杜蘭特肯定就不會留下了,這就和勒布朗-詹姆斯在邁阿密熱火隊、第二次在克里夫蘭騎士隊時註定離隊一樣。杜蘭特和詹姆斯的決定表露出他們都想留在能打造社媒帝國的城市中。

  詹姆斯讓這套「球星流動」計劃成為可能,應用於擊敗其他球星,並通過奪冠使得球迷更包容自己的離隊,因為球迷們總會這樣說,「至少他得到了冠軍戒指」。而倫納德孤身一人在加拿大這一年的雇傭兵生涯給了暴龍球迷兩個方面來接受他的離隊。他不僅帶來了隊史唯一的總冠軍獎盃——即便他整個賽季中都是「嘿北境球迷們,我現在只活在當下」的思維——而且去向是他的家鄉。這樣的決定通常被拋棄的球迷們通常都能夠接受(除非你是凱里-厄文的球迷)。

  事業未竟通常難以好聚好散,這也能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勇士隊在杜蘭特還沒有宣布和布魯克林籃網隊簽約前就公布了退休35號球衣的計劃,而俄克拉何馬城雷霆隊在杜蘭特離隊一年後就把這個號碼給了別人。(這裡有給杜蘭特的一個註腳:沒錯,他是發現奪冠沒能讓他自己的人生更完整。但這是因為一枚戒指沒能使得他每天的生活和與家庭、友人的複雜關係變得圓滿。杜蘭特對於奪冠本身是很滿意的,對於這一點如果其它分析的結果相反就大錯特錯了。他只是想要一些新的東西,最後發現了籃網隊,無論結果的好壞。)

  

  這十年產生了一些最離經叛道的球星,難以跟上他們的想法,他們也經歷了一輪又一輪的洗牌。在大多數情況下,離開母隊的球隊通常也不會在第二個東家終老。克里斯-波許是這個時代里唯一一個在自由市場里改換門庭,並在這第二支球隊結束職業生涯的全明星球員——而且,要是他的職業生涯沒有被身體健康狀況縮短的話,誰知道還會不會是這樣的呢?俄克拉何馬城雷霆隊把詹姆斯-哈登交易到休士頓,在這裡哈登通過他卡通化的鬍子和家的感覺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凱文-勒夫在被迫離開明尼蘇達后一直留在克里夫蘭,但他很有可能再次轉會,因為他的生涯軌跡已經和重建中的騎士隊背道而馳。拉馬庫斯-阿爾德里奇也將進入他在馬刺隊的第5個賽季,但他也在幾個不同的時間點尋求過離隊。

  看看這些超級巨星的轉會時間線:卡梅羅-安東尼離開丹佛金塊隊后加盟了尼克隊。隨後雖然續約但還是離開,在老鷹隊中轉后前往了奧克拉荷馬和休士頓。德隆-威廉姆斯離開爵士隊后選擇了紐澤西籃網隊,之後離開布魯克林加盟了達拉斯小牛隊,最後在騎士隊結束了自己的職業生涯。克里斯-保羅推動了從紐奧良鵜鶘隊到洛杉磯快艇隊及從快艇隊到休士頓火箭隊的交易。德懷特-霍華德這個例子較為極端,他加盟洛杉磯湖人隊和休士頓火箭隊在聯盟引起了軒然大波,隨後又流離於夏洛特,布魯克林,華盛頓,最後到了曼菲斯灰熊隊,但灰熊隊也將很快裁掉他。保羅-皮爾斯為波士頓塞爾提克隊效力15年後欣然接受了前往籃網隊的交易,之後又加盟過巫師隊和快艇隊。身為熱火隊魂,德維恩-韋德為之效力13個賽季後轉戰家鄉球隊芝加哥公牛隊,之後是騎士隊,最後返鄉如小說情節般退隱。

  目前這個休賽期突出的一點在於,球迷們入戲太深是多麼不明智。這些年來倫納德將會為他的第三支球隊效力。吉米-巴特勒和德馬庫斯-考辛斯都將是在4年裡在第4支球隊打球。喬治,厄文和丹吉洛-羅素也都在4年內加盟各自的第3支球隊。杜蘭特和艾爾-霍福德也都是在5年內兩度改換門庭。他們已經建立起了一種新版本的高端雇傭兵。

  流離於聯盟尋找下一個挑戰,或是下一個獲得舒適生活的機會,似乎比堅守在一傢俱樂部的穩定性和安全性更受青睞——全明星級別球員中只有柯瑞和威斯布魯克[譯註1]擁有後者這一理念,在同一支球隊效力超過10年。約翰-沃爾,另一位浪花兄弟克萊-湯普森,達米安-利拉德,布拉德利-比爾和安德烈-德拉蒙德也即將加入這個行列。[譯註1]:英文稿件發出時,威斯布魯克前往火箭隊的交易還未發生。

  NBA創造了這個仿若中毒般不穩定的時代是因為球隊老闆我希望縮短合約的長度,而球員們則通過讓他們本就善變的特質更加愈演愈烈的方式給予還擊。2016年薪資帽猛漲使得球員薪水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球員們就沒有必要再想著一定要一人一城了,因為無論他們何時做出選擇,拿到手的鈔票都會厚得驚人。實際上,他們的收入太豐厚了,以至於上次集體談判勞工合約中創造出來的超級頂薪合約不足以驅使球星們安心一隅。

  現今系統中另一個未曾預料到的問題在於,球隊放手讓球員離開,是出於對給這些球員高薪后在財務上並不合算的擔憂——要麼是通過交易送走球員(巴特勒,考辛斯),或是通過低薪合約勸退的方式(肯巴-沃克),這使得原本應是兩極分化的球員忠誠出現了斷崖。快艇隊要是沒有在2個賽季前先出其不意地把布雷克-葛瑞芬甩賣到底特律活塞隊,現在也不會處在自由市場贏家的位置。德馬爾-德羅贊想留在暴龍隊直到退休,但並沒有得到這樣的機會。為什麼呢?就是科懷-倫納德。但是,即便是忠誠不渝的球員也會面臨流連失所的境地:威斯布魯克為雷霆隊殫精竭慮,不顧一切,杜蘭特離開后把自己提升到了MVP的水準,但在喬治離開雷霆隊后,球隊為了換得重建的必備資產,包括幾個寶貴的選秀權,謝伊-吉爾傑斯-亞歷山大和達尼羅-加里納利,把威斯布魯克交易了出去。

  曾幾何時,擁有在一處留下長久遺產的能力才定義為偉大。比如在塞爾提克隊的比爾-羅素或賴瑞-伯德。湖人隊的魔術師強森或科比-布萊恩。聖安東尼奧馬刺隊的蒂姆-鄧肯。現在,在球隊之間流動,分別在球隊上打上自己的記號,這才是成為聯盟最佳的正途,是球員吸引力的證明,也是球員每到一支新的球隊能產生的新的希望。記憶難以長久,而賽場表演又太過炫目,球迷們看著新來的球星會選擇向前看,並不拘泥於他們到來的方式。新來的球員們想必對於熱烈的擁抱很是滿意,如果還能有舞蹈或是什麼其它的就更令人高興了,但並不指望能和球隊長長久久。

  這些關係都是因勢利導,順勢而生,使得改換門庭后要付出更大情緒上的代價。同時,賽場上的內容具備娛樂性,而賽後將引發的結果又懸而未決,這樣的賽事產品將產生更大的利益。

  NBA是球星權力最大的聯盟,而超級巨星們則泰然自若地控制著他們對於比賽的責任:他們確實參加了社區義工,避免與籃球無關的負面關注,在全阿秋市場都具有球迷。只有當球星們痴迷於連續轉會影響到了場上表現時,球星們留隊與否才會真的成為一個問題。所幸,現在比賽還沒有達到這樣的程度。

  如果為一支經營良好,雄心勃勃,劍指冠軍的球隊效力讓不足以留下球員,那沒有什麼能夠阻止他們離隊了。可能下一代全明星球員們會更注重效力於一支球隊,而新趨勢將會迴轉到避免讓球迷們匆忙地付出如此多的時間。到那時,球員們在準備遷徙時將會繼續自問這個問題——現在球員們也難以圓滿地回答——為什麼我要留下來呢?